所有文章

06/16/2021
随着反修例运动案件逐渐进入司法程序,国安法后大批议员、区议员、公民社会人士被捕,香港出现了一群支援有案件在身、正在还押或服刑抗争者的民间网络。
0
06/11/2021
BNO平权和港人的居英权议题,下一步将走向何处?
0
06/09/2021
当全球民主陷入退潮期,过去几十年紧密团结的“自由世界“因内政积弊产生裂痕,威权世界反而形成了“命运共同体”。
0
06/07/2021
有人说高考的前身可以说是科举制度,然而中国历史上的科举制度盛行,就是一场寒门和世家的政治博弈,为了打破世家的阶级垄断而产生的。
0
06/04/2021
这一套抹杀历史的隐秘的遗忘术,从教科书、历史书到个人记忆,是一个巨大而微妙的工程,也非一篇文章可以完成,更非“局外人”可以知晓。
0
06/03/2021
今年是天安门事件32周年,也是香港“国安时代”下首个六四周年,若维园悼念未能顺利举行,2020年六四悼念行动或将是香港人最后一次“成功”进入维园悼念六四、表达政治诉求的晚会。
0
06/01/2021
“你不会被当成一个人去对待,他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免你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出现问题,因为你一出现问题他就会遭殃。”
0
05/24/2021
面对中国问题的讨论,敏感而谨慎的留学生们如何应对意识形态的碰撞与冲突?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学生会的一封声明能窥见这复杂而有趣的光谱。
0
05/24/2021
只想轻声问一句:你还好吗?
0
05/24/2021
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对彼此来说,是否各有什么无法取代的优点?中国学生和美国社会的蜜月期结束了么?
0
04/22/2021
“我这辈子进了3次法院,基本上都是为了红树林,一次是行政诉讼,两次是公益诉讼。”
0
04/19/2021
“我们球迷对河南建业的感情肯定是被破坏了,但我觉得需要一段时间去‘疗伤’吧,不光是我们,中国足球也需要一段时间去‘疗伤’。”
0